注册38元体验金 / 注册就送体验金 / 正文

超级玩家”父子五年打造火车庭院造价百万

by admin on 2018-10-31

  原华西医大英语教师张久安同儿子、朋友一起,花了5年时间,在成都温江亲手打造了“火车庭院”。

  今年八月,关于“六旬老人打造火车庭院”的视频、短文频繁刷屏,不少网友为这个不跳广场舞、不打牌的退休大爷叫好,然而,人们只将火车模型看做玩具,却不明白其中的数理奥秘与魅力;只见到了场景布置生动有趣,却疏忽了建筑模型的文化意义;只羡慕父子二人以梦为马,却不知道他们为此付出了什么。

  一走进张久安家的院子,无人不被地面上纵横交错的微型铁轨、有序排列的建筑模型所深深吸引:水塔、煤塔、水鹤、点火房的出现让人恍若隔世,仿佛置身于蒸汽机车的时代。

  看过车库模型,来到真正放置火车模型的房间,只见屋子四周都是一米高的柜子,透过玻璃柜门,可以看到几条平行轨道蜿蜒在柜底,被擦得锃亮的G型火车模型一列列整装待发,一旦接通电源,接到指令,它们便会有序出动。

  而控制整个火车微缩世界的关键,则在庭院中一个小二层的建筑中。小楼一层是木工房,一面墙上挂满了手工工具,工作台上还摆放着未完成的手工制品。二层就是总调度室,虽然只有一台小小的电脑,但是可以对全院的火车模型进行调度。走出调度室,来到观景平台,便可以俯瞰庭院,近四分之三的轨道状况皆可纳入眼帘。

  眼前这片错落有致的火车庭院动工于2013年,按照1:22.5的比例建造,室外轨道目前铺设300多米,沿途景致大致有10多处。据估算,每做一个建筑模型大约需要上千个小零件,整个庭院的工程量还是很艰巨的。

  谈及父亲张久安对火车模型的这份痴爱,时光还需要倒流至24年前,那时张久安还在澳大利亚留学。有一天行走在街头,张久安被一家卖火车模型的商店所吸引,看着玻璃橱窗内精致的机械小火车行驶于轨道之间,他被这种新奇的玩法所惊呆。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张久安依旧难掩兴奋的神色。离开之前,他乘坐火车进行环澳旅游。途中遇到一位画家,谈话间,张久安得知对方曾在铁路系统工作,双方聊得十分投机。他笑称“这次谈话是我第一堂火车及铁路知识的启蒙课”。

  然而国外制作的火车模型终究是远水解不了近渴。2002年,张久安惊喜地发现国内也有专门生产火车模型的品牌。

  在2003年,火车模型大概是一百多元一节车厢,三百五十元一节车头。当时经济并不充裕的张久安没有考虑太多,借了两万元,再加上自己的五千元,将柜台上所剩下的模型全部买下。

  这些模型被张久安妥善放置在一个十平方米的储藏室内,他有空就拿出来把玩一番。而成都的火车迷也不在少数,就在他们以为成都难以买到火车模型的时候,意外得知张久安这里还有一些存货,就登门向他购买,生意就这样渐渐做起来了。

  2007年,为了建造一个动态模拟沙盘,张久安将自己的私家车赶出了二十平方米的车库,反而让这里成为了火车模型的天下。六平方米的动态模拟沙盘几乎容纳了所有铁路元素:涵洞、隧道、交叉搭扣一应俱全,铁轨旁的草地、树林、池塘、公路应有尽有,还有不可或缺的火车站与机务段。

  张久安坦言自己并未学过设计与规划,只是凭借着照片资料以及自己的记忆,一段段慢慢做再拼装起来。沙盘完成之后,张久安以自己的居住地,为其中的车站起名为“中央花园站”,该沙盘也成为当年全成都最大的火车动态模拟沙盘,吸引了不少火车迷前来参观。

  2009年,正在成都工作的德国装配工程师霍夫曼恰巧在网上看到了张久安所制作的动态模拟沙盘,同为火车迷的他没有想到能在中国与火车模型再续前缘。他请妻子致电张久安父子,问可否前去参观一下。张久安立即应允,没想到两人一见如故,不久就成了朋友。

  正巧同年,张久安在成都温江买了一处150平方米的房子,附带300平方米的院落。彼时这里还非常偏僻,张久安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能在这里建起一片火车庭院。但与霍夫曼的相遇,让他开始对建造大比例动态沙盘心动了。当他拿到温江房子的钥匙,张久安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在院子中踱来踱去,准备大干一场。

  而一同加入这个队伍的,还有德国友人霍夫曼,以及张久安学计算数学与应用软件的儿子张驰。

  在张驰看来,父亲、霍大爷与自己三个人各有分工,各司其职,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手工匠人,更像是一条流水线。每天早上,三人便齐聚在工作室,一边喝咖啡,一边探讨工作计划。往往先由霍夫曼提出模型修建的标准,之后再由张驰根据这一标准,电脑辅助绘出草图、三维图、三维爆炸图,在此基础上来论证标准的可实现性,并辅之考虑加工、装配的困难程度。论证无误后,张驰再拆分出零件加工图,送至工厂生产模型零件。最终由张久安负责组装。

  而这种流水线式的流程,张久安透露,“霍夫曼功不可没。他是德国一个世界五百强钢铁集团的援华专家,退休前级别很高,专门负责验收装配。有了他,我们不仅进度更快了,设计可靠性也得到了提高。而张驰的加入,更让我切身感受到火车模型领域中科技的魅力。”

  有人将张久安的火车庭院称为是现实版的多多岛。可实际上,火车庭院的每一处都耗费了设计者的心血。

  在三个人的齐心协力之下,眼前的火车庭院初具雏形。而这其中所附带的经济价值也日益凸显,张驰解释说,“我们这里就是一个火车调度的试验场。所产生的实际经验以及科学成果,都可以作为商用场景以及相关教学的参考。”

  就拿铁轨来说,国内能够调度几百米的轨道就算难能可贵,而张驰已经接触过好几公里的铁轨调度,深知铁轨在火车调度中的关键性,而目前全世界可靠性最高的轨道就是由他们向国内同行进行提供。火车模型亦如是。

  当谈到未来的发展时,张驰满怀激情地介绍了目前正在着手进行的两个项目:可以逆向测绘的文化古建模型,采集火车的声音。对于前者,他坦言灵感来源于德国,“二战时,纽伦堡的许多历史建筑被毁,档案馆也不复存在,但他们根据民间的照片、模型,复建了一些古建。所以,二战后,兴起了建筑模型行业,通过精确测绘历史建筑,生产模型,销售给大众,实际是将古建的尺寸藏于民间。有朝一日,如发生不测,那么只要还有一个人在,整座城市都不会被摧毁。”

  而他最想复建的是全世界唯一一座哥特式的火车站——青岛老火车站,成都当地的地标——华西坝的老钟楼,以及自己父亲的出生地——成都陕西街147号民区。

  也有人对这对父子的想法嗤之以鼻,“不过是一个玩的东西,何必那么较真?”对此,张驰挠挠头,“我现在以此为事业,全身心都扑在这上面。我父亲说,人就活一次,对所爱好的能较较真,也是一种幸福。”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 道隆软件2017年营收7171万元 净赚1816万元

长仪股份2017年度营收大幅增长5527% 净利润83万 »

最新留言 divComments
    友情链接 divLinkage
      网站分类 divCatalog